我是风雪洗剑,天涯不归客

此博已弃,更新与旧作全在个人博客
https://mytrix.in/

游子悲故乡:《不期而遇》长评

我靠我还在想一个恋爱故事的评姐夫能塞什么私货进去呢……我日我要打你了QAQ

(有人点进我博客的话大概也会看见首页那句“你的梦想乡,你的朝圣地,你的安魂所”吧……)

(还有我欲因之梦寥廓一句我是不是在你空间里评论过!你说!!摔!!!)

嘛,不愧是心灵之友的姐夫,稳准狠地抓住了重点_(:з」∠)_

很久以前,我是指我还能勉强算个文学少女的时候,接触到一个概念叫“原乡”,我自己在小时候也面临过所谓“乡关何处”的迷惑:双亲籍贯在N县,我出生在D县并在那里长到了能记事的年纪,然后全家搬到M县度过我的少年时代,然后来到W市求学。小时候被问得最多的问题就是“你是哪里人?”,我有的时候答D县,有时候答N县。

我还跟我第一任搭档说过“按道理籍贯是父母出生的地方,但我对N县其实挺没归属感的。”

搭档理所当然地跟我说:“那就回答你觉得是你故乡的地方啊。”

感谢我第一任搭档,可能从那时起我开始朦胧地意识到,心灵上的原乡,允许自由落籍。

再后来我知道了,落籍的居留证以爱盖章。

废稿流选手很开心看到至少我还是比你更会写HE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ω・´)人(´・ω・`*)

很感动了,谢谢姐夫!(90度鞠躬ing)

漫协的KEY君:

正式开始前说一下: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写长评,我还犹豫了很久要不要像像阅读理解那样把文章摘一遍。

最终我鼓起勇气去问了作者。

 

介甫:那个……长评是像阅读理解那么写还是可以写得随意些,发散些?

良政委:随意写啊。干嘛要阅读理解,我做课代表的时候最烦改阅读的卷子了。

介甫:我以前没写过长评……憋了半天。【委屈】

良政委:怎么舒服怎么写。

 

于是我就写了这篇看上去根本不像是文评的,掺杂了大量私货的文评。

 

最初撺掇政委写这篇文的时候,之所以回答的这么快,是因为这个HE的场景在我脑海里已经盘旋很久了,但是我写不出来。(你!)

咳咳,不是因为懒。只是我最近几年丧失了写HE的能力。熟悉我的朋友知道,这几年我写的同人几乎全是架空。为什么我不在原作框架内写呢,因为我写不出来。

这几年我一直在展示乐观,我鼓励别人,我对朋友表达我对未来的乐观……但我的文章是不会骗我自己的,写BE时文思泉涌,写HE时一筹莫展,是我这几年写作状态的最真实写照。所以我不敢在原作的框架下自己去写咲和,只敢在架空中自欺欺人。

既然写不出HE,那就写BE又何妨呢?可这是不行的,至少对我来说,对咲和这对cp来说是不行的。原因正如政委所写:

“这样两个人可以彼此相爱,可以称得上是比童话都要美好的事情了。”

她们的故事,她们在落花下的惊鸿一瞥,比我所读的一切童话都要美好,我怎么能把这一切撕碎了再给人看呢?

 

 

政委:我很喜欢“不期而遇”这个词。中学时候语文老师说“期”的意思就是“约定”,没有约定就相遇了,充满了意外和偶然,像对规规矩矩的生活轨道的叛离。最重要的是,这个词在我眼中总是隐含了一种美好的期待:它不说明遇见后的故事,但总让人觉得“一定是一个美丽的故事”。

 

对我来说,“不期而遇”是比“一见钟情”更美好的故事。

如果不仅是指人和人,而是可以和别的事物的话,我认为这世界上最早的“不期而遇”是我和我的故乡。我不能选择哪片地域作为我的故乡,一直等到我出生那一刻,我才和故乡相遇。

但是原村和不是这样的,她的身体的故乡也许是一个确切的地点;但灵魂上的故乡,在和咲之前相遇之前,仍然是处于迷雾中的地点。

人言“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但对原村和而言,她之前的人生中飞过“山川与河流,村庄与城市,雨夜与晴空”,她的纯洁美好的白色羽毛曾落在“茂密的树林与草木疯长的荒地”,但在偶尔的疲倦之时,却找不到梦中的归还之地。

也许是由于这样的心理,我在看到“那些盘旋在奈良砖瓦间的白色鸟群,原村和曾经长久地观察过它们,每到越冬的季节就消失,来年再来的一群仿佛仍然是那一群——但并非如此,和在奈良的第二年就意识到了这一点:第二年春天来的白色鸟群并非去年走的那一群。”这一段时,我禁不住想起了我最爱的一句古诗: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然后便在这文章还不到的地方,早早趴在键盘上,开始泪崩。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故乡”具有特别的意义,为什么就连那些战天斗地青史留名的坚韧之人,在心底里也有这么一处柔软之地,例如我最崇敬的一位老人,也留下了“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这样的诗句。它可以是也可以不是一个具体的地点,它是婴儿偎依在母亲的怀中,它是被应许的黄金之地,,它是你的梦想乡,你的朝圣地,你的……安魂所。

 

最后,当“白色鸟终于冲破层层雨云,她的羽毛湿透,精疲力竭,最后她看见云层之上的山岭,那里天高风远,水草丰美,终年开花,一如她梦中虚无的故乡。

 有人对她说:请在这里降落。”映入我的眼帘时,我反而停止了哭泣。我从心底里感到喜悦,原村和这位游子,终于冲破迷雾,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故乡。

 

我只有一点要小小的补充,对原村和来说,宫永咲是她“梦中虚无的故乡”;反过来说,对宫永咲而言,原村和又何尝不是呢?

 

 

游子悲故乡——《汉书·高帝纪》。

古语:颜师古注:“悲谓顾念也。”

现语:悲谓眷念;怅望。

 @矩阵良 发自内心的感谢,为你写出如此美好的故事。

 
/ 转载自:漫协的KEY君
评论(4)
热度(19)
  1. 矩阵良|已搬迁至Bitcron漫协的KEY君 转载了此文字
    我靠我还在想一个恋爱故事的评姐夫能塞什么私货进去呢……我日我要打你了QAQ (有人点进我博客的话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