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风雪洗剑,天涯不归客

此博已弃,更新与旧作全在个人博客
https://mytrix.in/

善良的爱与温柔的降落:《不期而遇》创作谈

正文链接


其实我不太习惯写创作谈这类东西,因为这几年发布的同人要么是赶时兴的急就章,没什么感想好谈的;要么是在自己手里反复过了五遍以上的成熟篇章,中间不管是时间还是版本都更易数次,心路历程太长,不好总结。

从起笔写这篇文的第一个版本,正好过去四天,代表一方面我对这篇《不期而遇》有一些想法,另一方面也不至于因为拖得太久而使这些想法发生太大的变化,值得单独开一篇文章来写一写,聊作纪念。

写这篇文章的起因很简单,二十六日晚上的时候单曲循环听以冬的《清欢年岁》,到那一句“见你提灯立人潮”的时候觉得这个场景非常美好,遂点开QQ敲了敲姐夫。

良:……好想写个以“见你提灯立人潮”的画面结尾的文

良:这个画面好美啊_(:з」∠)_

介甫:写啊

介甫:龙怜怎么样www

良:其实我觉得咲和比较适合这一幕

我没有告诉姐夫的是我觉得龙怜更适合那句“生盟换死契”。

良:你看,啥啥祭典的时候,两边花灯高悬,人潮如涌,迷路的Saki终于找到Nodoka,隔着茫茫人海还没喊出Nodoka的名字,对方却跟有预感一样回眸而望,温柔的光芒笼罩在少女的身上……

良:(◎`・ω・´)人(´・ω・`*)

良:这个时候刚好炸个烟花就完美啦(◎`・ω・´)人(´・ω・`*)

介甫:写啊!!!!

介甫:倒是写啊!!!

虽然我知道姐夫撺掇我“倒是写啊”是因为笃定我不会写的(毕竟我们这群人的传统就是脑洞不填呢……),但是人生总要有点意外才好玩嘛……何况我真的很想写个天麻的同人只是一直没有想法,难得有个想法要好好把握啊。虽然两分钟后我还是想不出更多的内容,于是直接跟姐夫说了“可是没有前文我写不出”。

毕竟过去两三年我在写剧情啊……结果姐夫反应超级迅速。

良:你要给我一个前文情节我就写出来!!

介甫:团体赛夺冠,告白,交往

介甫:交往第一年夏日祭典

良:………………好快……

良:行!我写了!

介甫:好!!!

介甫:(抱住大腿)

所以其实行文的脉络并不是我的,我一开始只当自己尝试写写命题作文了。结果真到写的时候才发现,这个题目真是巨难……几乎正中这两年我在写作上的所有短板:词汇量低、画面感差、短篇结构弱。最重要的是,我答应了姐夫以后才想起来:我日,上次我写这种文艺小清新谈恋爱的类型,已经是至少四年前的事情了!这两年更是把老本都丢光了。

审题不认真、高估自己水平的后果就是,我敲完各种违和的第一稿后深感“这种白头宫女语气的文怎么看都不适合拿来写小姑娘谈恋爱”,一键粉碎。

那天晚上失魂落魄的老阿姨良二半夜爬起来摸去家里书房找我高中的时候读过的书,最终抱着一本《梦游书》一本《务虚笔记》回了自己房间。瘫在床上回想天麻的剧情,翻出平板把本篇第一话又过了一遍,尝试找回一点可能已经被我丢到脑子里哪个角落积灰的少女情怀——然后顺理成章地想起了高中读诗和散文的日子……虽然说出来也没人信但我还是当过一两年文学社社长的。

直到读到简媜的《梦游书》的时候我才有点找到那种情绪:

有人活着,为了考古上辈子的一个梦;有人不断在梦簿记下流水账。我都算,却常常从现实游走出去;虽然很努力找一块恋情的双面胶黏了双脚,发现连脚下的土地也跟着游走了。

所以,已在现实扎营的你,不要怀着多余的歉疚鼓励我找新布告栏,还想叫人用图钉把我钉牢——在你的布告栏已贴满,又无法撕去旧海报的困窘下。让现实的归现实,梦游归梦游。生命不止存在单一世界,梦游者不读现实宪法。

我必须写下一些东西给你,若你忽然想见我,手边有一叠梦游指南。

少女情怀啊,至少以我个人经验而言,充满了动荡不安的思虑和层次复杂的感情,热闹又孤单,奋不顾身的同时又柔软而矜持;既有浪迹天涯的豪情,也有由此而来的颠沛流离的不安定感。

由此想及出现在文章开头的那句诗:浪迹天涯乃少年之梦想,不期而遇是长长的流放。有意思的是这首诗的题目叫“从远方归来”。

Saki和Nodoka之间的感觉,我觉得大概可以算是我眼中的一个代表:两个孤单而美好的灵魂,在最好的时节不期而遇。

我很喜欢“不期而遇”这个词。中学时候语文老师说“期”的意思就是“约定”,没有约定就相遇了,充满了意外和偶然,像对规规矩矩的生活轨道的叛离。最重要的是,这个词在我眼中总是隐含了一种美好的期待:它不说明遇见后的故事,但总让人觉得“一定是一个美丽的故事”。

所以这个故事也是一个温柔美好的故事,因为我就是怀着这样的心情去写的嘛。

写到中途的时候我问姐夫:你觉得要告白的话谁先告白。姐夫说他觉得应该是Nodoka先告白,我想了一会儿,还是觉得如果告白的话应该是Saki先说。虽然我也同意Saki应该比Nodoka更迟意识到自己的感情,但我自己的观点的话,Nodoka就算知道两情相悦,也未必会说。

Nodoka其实是一个不安定感特别强的女孩子,我是指在遇到Saki之前。容易受别人的情绪影响,两到三年换一个地方重建新的人际关系。其实从阿知贺相关的情节来看我觉得Nodoka对一段稳定的亲密关系——友情也好爱情也好——的期待值比较低。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准决赛Toki拿命打照姐以后进医院,Nodoka在会场偶遇阿知贺女子,分别之后Nodoka抑制不住情绪的颤抖,看得我挺感慨的。

回想一下就觉得最开始Nodoka暴雨夜追Saki那段真是真情流露(非CP意义上),那种拼命想留住什么的情绪想压都压不住。

诚然,期待值不高的话就更不会失望;但另一面来看,也就意味着人在生活中的选择趋于稳定。如果对现在的状况已经比较满意,就不倾向于打破现状。

这是我觉得Nodoka不会先告白的想法。告白这种事情,在一段关系中总归是冒险的举动。

但是Saki不太一样,虽然Saki也有走不出来的事情(照姐),但相对来说人生态度上比较洒脱(?),不囿于之前的经验,决定了就去做。参加麻将部是这样,打个人战的时候是这样,反正就是,理解别人的想法,但更坚定自己的选择。

不过促成选择的因素经常是Nodoka呢,CP粉看来很RIO了!

Saki有一种传说中温柔和强大。她的爱天然地带着一种善良的气质,所谓“爱是隐忍,兼有慈恩”,Nodoka为数不多几次索取别人的感情回应(主要是那个全力以赴不放水的约定),Saki的回答在我看来都非常认真。认真即是对这段关系的珍重,不言语但是足够动人,跟Saki必杀技的风格一脉相承。岭上开花嘛,本来字面意义就是很美丽的画面,有水清风止的静好的感觉,一如Nodoka找寻的那个“此心安处”。

此心安处是故乡。

感谢姐夫,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姐夫说“按你的想法来吧。”于是我决定还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写告白。

告白那段我写得相当行云流水心潮澎湃,直接体现我上面这一堆乱七八糟的小论文,Nodoka在经历物理上与心灵上的颠沛流离以后终于找到降落之地;而Saki迷茫动摇的时候,也有人在她背后推她一把,或者是像最后一幕那样,在终点向她伸出手。

特别不好意思地说,我敲完“请在这里降落。”的最后一个标点后,自己有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手都有点抖,去洗了两把脸才冷静下来。

这样两个人可以彼此相爱,可以称得上是比童话都要美好的事情了。

最后文章BGM也选了敲键盘的时候单曲循环的那首《月光迟暮之夜》。第一次听到这个曲子是因为《潜伏之赤途》,写的时候换了几首BGM找感觉,最后轮换到了它,因为那种月光缓缓降落而下的,安静温柔的感觉。

文章写得痛并快乐。痛是因为短短五千多字几乎掏空了我所有用来描述美好的词汇量,平均五分钟要百度一下“××的近义词”“××××是什么意思”“用来描述×××××××的词语”……幸好写文不需要直播,不然就真的太尴尬了,吃了文盲的血亏。姐夫这两天每天听我抱怨“写文好难啊!”可能都听得耳朵起茧子了。中间还伴随着我家连续两次因进户线接触不好而独户停电这种让人生无可恋的事情,以及我去拔智齿的乱七八糟的杂事。

快乐是因为,已经很久没有写过这种纯粹的温暖动人的故事了,似乎让我找回了一点点以前的诗性和灵气。咲和这对真的让我觉得,她们能够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话说我这个跟正文一般长的文后唠嗑还真是不像话啊……

最后,感谢姐夫的天麻安利,以及他用寥寥几个词语带来的这个故事。

虽然能感觉到这五千字还是有明显的硬伤,但是我觉得初稿而言,我尽全力了。

能完成它,我很开心。

下一个故事见。



矩阵良

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日

 
评论(10)
热度(23)